落泪无声说边防
军事

落泪无声说边防

2019年10月09日 10:10:44
来源:凤凰网军事

在《凤凰军机处》的嘉宾里,能讲的让我流泪的,只有吴苏琳。今天上线的这期节目,吴老把我、把小郑、把演播室的工作人员都说得热泪盈眶。今天节目说得主要是边防军,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当然即便文字再好,也写不出吴老讲述的精彩,欢迎大家点击文尾“阅读原文”,收看本期《凤凰军机处》的视频。

我没跑过西部边防线,没上过青藏高原,但是听吴老的讲述,我能感受到那种艰苦。吸不饱氧气,深呼吸大喘气还是觉得憋闷,那真的是太恐怖了。吴老在节目里讲了他十几年前在天文点哨所的经历。

天文点的环境恶劣,吴老高原反应严重,营长命令负责油机的新兵:今晚油机不能停!因为油机不停,吴老的制氧机才能工作。没想到第二天早起,吴老已经奄奄一息,差点就歪过去了。一看,没电了,制氧机停了。营长跑到机房一看,那个新兵把油机停了。营长怒了,新兵却梗着脖子跟营长说:你说的是晚上油机别停,我今早停的,怎么了?!

这就是十几年前高原哨所的真实情况。不是新兵智力不行不理解营长的命令,是那时候真的是物资短缺,哨所一年就那么点柴油,战士指着它生存。现在条件好了,用电、吸氧都不愁了,但那种环境依然是生命禁区。

我的哥们儿、《世界军事》杂志作者、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博士屈怡,从机关调到西藏任团长。去年还是前年,我看一篇西藏边防部队的报道,一张图片的图注提到了屈怡。我盯着照片看了半天才认出来:屈怡怎么变成这样了!!屈怡原本是一个巨英俊的小伙子,照片上络腮胡子面孔黑红,完全认不出来了。

还有一张照片,我实在找不到了,拍的是一位年轻的女科学家和西部边防军人的合影。白皙的面孔和黑红粗糙的面孔在一起,反差强烈。那女科学家当时就流泪了。这张照片送到时任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上将案头,老头儿拿着照片,无声落泪。

所以,有人说,边防军人就是在高原躺着睡觉,也是奉献。这句话,我绝对支持。有了这些介绍,大家再看我下面介绍的这个士兵奇迹,感觉会不一样。

王祥是边防某团的汽车兵,当时是四级士官,四川人。吴老跑西部边防的时候,他是吴老的军车司机。

在雪域高原上开车是件非常危险的工作,边防部队的军车司机们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许多内地人难以想象的险情。至于王祥,他开边防巡逻车被野牦牛顶过,几乎顶翻;在雪地上打狼,回车后发现水箱放水阀莫名其妙地失踪。但是,王祥最牛的一件事,不是这些。

王祥在一个海拔5100米的哨所工作过一段时间。一年入冬前,他开着巡逻车到十几公里外、海拔5200米的冰湖为哨所拉水。那地方根本就没有路,王祥的巡逻车陷到了淤泥里。连队派人救援。谁知气温骤降,巡逻车原本陷入地点的淤泥就有1米多深,这下被彻底冻住了。官兵们缺乏重型机械,靠人力在海拔5200米的冰天雪地里,根本拖不动巡逻车。

没了这辆巡逻车,哨所官兵巡逻只能步行,吃水只能人背。王祥急了。

吴老这记录了当时的情况:

“情急之下,王祥请示领导,自己带着哨所的20多名战士,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和严重的缺氧,吃住在海拔5200多米冰湖边,前后用了20多天的时间,硬是靠人力和简单的工具,将先陷后冻的数吨重的巡逻车拆成零件一个一个的抠出来,又一件一件地组装起来。”

“重要的事件再说一遍:是零下30度,海拔5200米,严重缺氧环境,20多个人,前后20天,凭借简单的工具,完全靠人力,完全靠人力,把先陷后冻在泥里的好几吨重的东风-240巡逻车,拆成零件,一个一个抠出来,又一件一件地组装好!”

吴老说,当巡逻车完好无损地开回哨所时,官兵们欢呼跳跃,王祥趴在方向盘上流泪了。他说,那台车如果回不来,我一辈子不安。

我第一次听吴老讲到这里,也是异常感动。真是奇迹!除了中国士兵,还有哪个国家的军人能行?山那面的印军行吗?美英俄法军行吗?到了5200米、零下30度的高原冰湖,别的都不用你干,光风餐露宿20天,你能挺下来就算英雄。外军行吗?

后来,王祥被授予“昆仑卫士”。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普通士官的真实经历,通过这位伟大而普通的士官,人们可以感受到这支军队所蕴藏的无穷的力量。